泰国旅游禁忌衣服颜色 泰国民主巩固的问题及其成因

来源:述职报告 发布时间:2019-10-30 05:02:02 点击:

  【摘 要】1997年之后,泰国戏剧性的政治变革。泰国在金融危机的紧要关头时通过了新宪法,新政党也于2001年上台执政。然而,前首相他信的言行削弱了民主,并对1997年的改革运动嗤之以鼻。本文所论证的是:现在泰国离民主越来越远。
  【关键词】泰国;政治变革;民主化;民主巩固
  一、泰国政治转型过程
  学者和记者倾向于把泰国看作是东南亚国家中独立时间最长、民主制度确立最悠久的国家。然而,泰国的政治历史更准确的说是军人政权和文人政权在不同时期轮流执政。在二十世纪八十年代后期,泰国的民主转型还是成果有限。虽然选举政治有所扩大,但军队依然具有极大的权力。军队既可以通过法定的渠道施加影响(如他们在议会中的席位),也可以通过非法的手段(如1991年的军事政变)。泰国在八十年代末已经不存在组建利益、政党的法律约束,但是,军队持续增加的政治权力降低了民主水平,还对议会中的选举代表产生影响。到1997年,泰国经济成就举世瞩目,经济增长催生出具有重要意义的中产阶级和商业阶层。商业阶层要求在政治系统中有更多的话语权。因此,他们为竞选提供资金,还和与他们企业有关的部长官员们建立良好的关系。作为回报,他们让保障他们利益的官员、军官、政客们出任公司董事。学生运动则为社民社会的形成、非政府组织的建立奠定了基础。
  泰国经济在多年的良好表现之后,于1997年出现严重的金融危机。越来越多的房地产投机行为、和对腐败问题、泰铢价值的担忧致使国内外投资者在1997年中开始抛售手中的股票。到1997年6月2日,泰国财政部、泰国银行停止继续维持泰铢稳定,允许它自由浮动。
  经济危机发生之时正值新宪法起草的最后阶段,此宪法希望通过改革消除买卖选票行为、贪污行为和裙带关系的影响。1997年夏天,随着经济危机的征兆日益显现,国会计划于九月中旬对新宪法进行投票。6月中旬,宪法起草会议(Constitution Drafting Assembly)同意把两项存有争议的条款加入到文件中以提高民主水平。条款规定如果国会议员被选入内阁,则他应放弃在国会中的席位,条款还建议议员由直接选举产生(那是,首相任命参议员)。一些分析家认为这仍然是执政联盟支持者们的策略。这些条款非常激进,因此国会一定会否决整个文件,进而把问题提交全民公决,这可以延长差瓦立(Chavalit)的任期。然而,由于泰国政府无法有效应对金融危机,最后,迫于各方压力,泰国通过了新宪法。
  这部宪法最重要的部分是改革选举制度和创建新的机构查处政治进程中的贪污行为和权力滥用行为。改革的主要内容有:强制投票;参议员不再被任命而由选举产生;国会议员不能同时担任政府部长;国会议员在选举前九十天不能自由转换政党。这些改革的目的在于使行政、立法分离,并加强政局的稳定性。强制性投票旨在使买卖选票变得更加困难、成本更高。参议员的非政治性可以使他们保持良好的声誉并从日常的政治纠纷中摆脱出来。
  最重要的机构改革是创立新的机构监督政治进程,这些新建机构有:有五十名法官组成的宪法法庭(Constitutional Court),法庭有对宪法的最终解释权;由参议院选举产生的选举委员会(Election Commission);国家反贪委员会(The National Counter Corruption Commission)显然,设置这些机构的目的在于消除腐败和金钱政治。
  2001年的国会选举是按1997年宪法规定举行的第一次选举。所有的人都在密切注视着看这次选举过程中是否存在以往选举中出现的贪污行为。具有讽刺意味的是:他信这个传媒巨亨虽受到贪污指控,但仍取得压倒性胜利,他所领导的泰爱泰党(Thai Love Thai)在国会中获得压倒性多数,这在泰国历史上还是第一次。显然,国家反贪委员会对他信通过把股权转让给家庭成员佣人的方式故意隐瞒财产的指控并没有影响选举。按规定,如果宪法法院批准这一指控,他信将受到五年内不得参与政治的处罚。
  2001年的大选实现了1997年宪法改革的一些设想:小型政党遭受重大打击而逐步被淘汰,中型的政党也只获得了少数席位,所有这些都增强了政局的稳定性;新成立的委员会使选举过程得到净化,并使反对假选、买卖选票行为形成制度化;在2001年的选举中,许多选票被判定无效,许多地区被要求重新投票;一些地区的假选行为、以及国会议员因被指控有贪污行为促使选举委员会重新计划选举;红牌警告也迫使一些候选人退出选举。重新设定的选举、国家反贪委员会的调查和处罚措施是他信所领导的政党获得绝对多数的重要原因。在行政机构和曼谷地区权力开始真正得以巩固。
  二、泰国民主改革的问题
  泰国民主改革取得成绩的同时,也面临一系列的问题。自冷战结束以来,泰国军队的能力、权威、合法性均有所下降,但是,军队干预迫使前首相差瓦立和一部分持反对意见的议员接受新宪法的事实显示了军队仍然是泰国政治的重要参与者。2006年,9月19日反他信的军事政变又把军队推向泰国政治的中心。军队的两次政变和政变后直接确定政治领导人的行为是典型的反民主行为,同时,军队还可以通过其它方式参与政治进程。
  军队的商业利益使其成为泰国经济的重要参与者。它所控制的传媒可以在许多问题上影响大众的价值取向。军队还控制着泰国军人银行(Thai Military Bank),这可以用于武器采购,同时军队还可能为筹集经济资金与大量商业领袖结盟。
  1991-1992年军事政变之后,人们已经对军队控制221家电台和2个电视台的问题提出质疑。这种控制也被看作是对民主的一大威胁。1992年之后,要求放松媒体管制的呼声越来越高(军方试图压制关于政变中军队开枪的新闻报道)。
  泰国前首相他信的行为也在一定程度上削弱了民主。这位前首相的政绩具有两面性。他履行了竞选时的承诺,政府支出刺激了泰国经济增长,2002年经济增长达到5.2%,2003年为6%,这是自经济危机以来经济的最好表现。政府保持卫生医疗廉价的举措和维持谷物高价的政策使乡村大为受益。同样,他信也受到许多市民的青睐。   与此相反,他信政府的另几项政策则严重侵害了公民权力和公民自由,并威胁到1997年的宪法改革成果。最明显的例子就是开展“缉毒战”和镇压南部的穆斯林独立运动。他信还试图加强控制传媒以巩固自己的权力。政府控制的电台、电视台过滤掉了批评政府的节目,2003年,他信的盟友的家族成员购得了The Nation的大部分股权,从而控制了这家公司。印刷媒体、新闻报纸归私人所有时,无论是泰语报纸上还是英文报纸上各种观点,有几家报纸还经常的批评现政权。
  三、泰国民主巩固脆弱性原因
  多数的民主化理论都把注意力放在威权政府的垮台上,但是,威权政府垮台并等于一个稳固、持久的民主体制的建立。在描述和预测民主的巩固时,学者们通常考察政权体制的基础或主要行为者的价值取向和行为。例如,领导者是否遵守游戏规则?他们是否觉得自己高于法律?他们愿意尊重选举的结果吗?当看到领袖们按民主原则行为,主要的政治行为者具有民主的价值取向,民主的社会经济基础和制度形式建立起来时,多数学者会宣称民主政权已经得到巩固了。我们当然可以花时间来评估这些条件,但是经历几次成功的选举和权力更替之后没有倒退到威权主义并不能保证民主制度已经巩固,一时的行为无法验证将来的成功。那么如何有效的描述、预测民主的巩固呢?民主的巩固(或缺失)还可以通过检验最初促进民主化的一些相同的变量来解释。
  1997年的经济危机对泰国新宪法的通过起到催化作用。出于对政治动荡的恐惧,国内外投资者将继续撤出投资,除非他们感觉到政治改革已经取得进步,政局开始稳定,领导人开始实行连贯一致的经济政策。因此,如果不进行政治变革,两国的权力精英们都将面临更严重的经济危机。
  政治改革是经济危机爆发的结果——对这个观点并未形成一致意见。经济危机和大众的政治运动无法确切解释政治改革的出现。相反,更准确解释是:经济危机促使政府内的政治精英重新组合进而引发了变革。和其他转型理论一样,他们认为政治改革和巩固主要是由精英推动的,但是他们也认为经济危机可以改变政治联盟和改革的条件。变革产生是由于受到来自核心权力圈和系统外的压力,对于泰国来说,外部压力来自于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和社会集团,综合这些因素可以解释政治变革。那么关于民主的巩固呢?相同的独立变量是否还存在呢?它们还是向同样的目标继续发挥作用吗?答案是否定的。
  在泰国,开启政治变革的重要变量包括领导人、国内社会集团、军队与国际社会。首先,经济危机促使政府内的政治精英重新组合进而引发了变革。外部压力则来自于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和社会集团。那么关于民主的巩固呢?相同的独立变量是否还存在呢?它们还是向同样的目标继续发挥作用吗?答案是否定的。
  首先,就国内因素而言,他信是泰国实现民主巩固的最大障碍之一,他的价值取向、态度、行为都严重损害了民主巩固。这些因素也直接导致了2006年的政治动乱。一些人认为应该从其受到的压力中理解他信的这些行为,这指的是保持经济强劲增长的压力和南部发生新的安全威胁的压力。
  另一个削弱民主的因素是一些改革的本身:新宪法的一个目标是增强政局的稳定性,在一个政府更替频繁、难以实行连贯政策的国家内这一改革目标值得赞扬,增强稳定性是通过巩固一小部分政党的权力和限制政客们随意转换政党实现的。然而,增强稳定性也意味着推翻政府变得更加困难。当他信失去大部分支持的时候,他的反对者感觉难以通过制度渠道(选举)使其下台,因而只得走上街头示威。在他信有可能再次当选时,军队发动政变推翻了他。
  其次,就国际因素而言,全球化可能会成为推进政治改革和自由化的积极因素,有时它也可能损害民主化进程。全球化有利于政治改革的一个例子就是它促使泰国军人银行发生转变。但是,现在的全球化是否对民主有利还不明朗。当泰国接受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援助时,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严密地审查它们的政策,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约束限制了它们的经济政策,这就影响了泰国的政策制定和政治,而经济危机之后,泰国则摆脱了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监督,外部压力已经消失。
  四、结语
  显然,泰国的民主并没有得到巩固,2006年发生的军事政变抵消了1997年的政治改革。甚至在政变之前,他信就已经弱化了民主,使改革变得软弱无力。他信“拒绝遵守游戏规则”,在遭到贪污指控时他依然当选,而且还逃脱了处罚;他试图控制传媒对他的政权的批评;他还使用残酷的手段推行政策,如扫除非法毒品交易行动。泰国的民主向后退了一大步。
  参考文献
  [1] Duncan McCargo.“Introduction: Understanding Political Reform in Thailand”,in Reforming Thai Politics, ed. Duncan McCargo,10.
  [2] Yuan Li.“Why Controversial Tycoon Wins Election in Thailand”, Xinhua News January 7,2001.
  [3] Amy Louise Kazmin.“Thailand Faces Long Wait for Final Poll Results”, Financial Times, January 12,2001,8.
  [4] Ukrist Pathmanand.“Globalization and Democratic Development in Thailand”,Contemporary Southeast Asia 23, no.1(2002):27-28.
  [5] Amy Freedam.“Economic Crisis and Political Change: Indonesia, South Korea, and Malaysia”,World Affairs 166(Spring 2004):185-96.
  基金项目:本文为临沧师范高等专科学校校级课题“东南亚民主巩固实践及其对云南省影响研究”的阶段性成果。
  作者简介:徐瑞彬(1983- ),男,山东临沂人,临沧师范高等专科学校,助教,法学硕士,研究方向:中国周边环境及东南亚宪政研究。

推荐访问:哺乳 哺乳 哺乳
上一篇:卖出明星办公椅_老板办公椅子价格图片
下一篇:最后一页

Copyright @ 2013 - 2018 韩美范文网- 精品教育范文网 All Rights Reserved

韩美范文网- 精品教育范文网 版权所有 湘ICP备11019447号-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