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平播之役爆发原因 平播之役

来源:保育员工作计划 发布时间:2019-10-29 05:03:25 点击:

  【摘 要】平播之役是指明万历二十八年二月十二至六月初六(1600年3月26日—7月16日),明朝廷为镇压播州土司杨应龙叛乱而进行的一场当时全国最大规模的战争。此次战役是各种因素综合作用的结果:杨氏实力日益膨胀,助长了杨应龙称雄野心;“反叛”之事未及时解决,致使矛盾越积越深;与五司七姓交恶,一场恶战呼之欲出;杨氏内部嫡庶相争,为事件愈演愈烈的导火线。
  【关键词】平播之役;爆发;原因
  平播之役是指明万历二十八年二月十二至六月初六(1600年3月26日—7月16日),明朝廷为镇压播州土司杨应龙叛乱而进行的一场当时全国最大规模的战争。此次战役以杨应龙所率14万土兵在明王朝24万官兵八路围攻之下,负隅顽抗114天后,杨应龙兵败自杀而告结束。平播之役使承袭了29代之久的杨氏土司对播州725年的统治成为历史,它耗费了川、贵、湖三省白银约200余万两,其规模不可谓不大,被称为明神宗三大军事征讨之一。自此以来,400多年过去了,历史的尘埃早已落定。然而,关于此次战役爆发的原因,史学界众说纷纭、莫衷一是,真可谓仁者见仁,智者见智。基于此,笔者不揣谫陋,在前人研究成果的基础上,借助对史料的爬梳钩沉,以论从史出为圭臬,淡出平播之役爆发的真正原因,期冀对播州土司研究有所裨益。
  概而言之,平播之役爆发原因主要存在于以下四个方面:
  一、杨氏实力日益膨胀,助长了杨应龙称雄野心
  杨氏自唐乾符三年(876)杨端进入播州至明神宗万历年间,已统治播州长达700余年,通过几百年的苦心经营,到第29代杨应龙之时,播州实力已是今非昔比,与明王朝政治腐败、国力衰微恰成鲜明对比。国子监博士杨景淳称:“应龙负隅之虎也,广幅千里,四面皆山,食足兵强。”另据史料记载,万历十四年至十八年(1586—1590),杨应龙三次统率播州土兵与明朝军队联合作战,征剿松潘和建昌等地,屡建奇功而被封为骠骑将军。这些大规模的军事行动充分彰显了杨应龙在播州无与伦比的实力。再加之所据播州“延袤千里,践山为关,扼西北之吭;因江为池,绝东南之冲。自以为天险不废之基。”可见,杨应龙的实力足以在万历年间与明朝廷形成抗衡之势。这不仅引起了播州其他土司的嫉妒和不满,就连明朝廷也得迁就几分。在此前对西南其他土司都进行改土归流的情况下,始终不敢对播州土司实施改土归流就是最好的佐证。随着杨应龙实力的日益膨胀,其割据称雄的野心也逐渐显露。“擅立三十六统制,三十六巡警,十三亲管,各有头目,各有兵众。每人名下,多者二三千,少者一二千,总之不下十四五万,羽翼已成居然劲敌矣”。并大肆扩张以拓展自己的实力,“东南则破五司之墟,略黔楚之境,乌江内外,湖贵四十八屯,皆侵为故地……西北则侵凌綦(江)、合(江),百里之外皆以自封,立碑定界以为永业”。杨应龙在海龙囤的宫室中“饰以龙凤,僭拟至尊,令州人称己是千岁,子朝栋为后主”,不仅如此,他还在海龙囤的柱石上刻了这样一幅对联:“养马城中,百万雄师擎日月;海龙屯上,半朝天子镇乾坤。”其割据称雄的野心可谓昭然若揭。
  二、“反叛”之事未及时解决,致使矛盾越积越深
  万历二十三年(1595),万历国子监博士杨景淳称杨应龙之事误之效有三:“以喜事误,以纳贿误,又以避嫌误。”每一次失误,都未能获得合理解决,这就使得杨应龙与明朝廷之间的矛盾日益加深,最终酿成剑拔弩张、一触即发之势。时任内阁首辅的申时行后来在其回忆录中云:“川贵土司,唯杨氏世称恭顺。……向使委官不索贿,应龙不系狱,征必赴,召必来,何至称兵叛逆乎!挑衅起祸,必有任其责者。故好事喜功,穷兵殚财,非国家之利也。事可永鉴也。”此则史料表明:杨应龙起先并无造反之心,但因矛盾逐渐累积,致使其一步步被逼上反叛之路,暗含有官逼民反、民不得不反之意。万历二十三年(1595),杨应龙被处罚以四万金助采皇木,其子杨可栋又被扣压作为人质,自己也被去职,不仅如此,播州土地的黄平、余庆、草塘、白泥、重安等地又被割予贵州。从当时杨应龙的实力地位来看,他对朝廷已做了最大限度地让步,明王朝却未采取任何对应措施。然而,“树欲静而风不止”,万历二十四年(1596),杨可栋猝死于重庆狱中。杨应龙痛失爱子,又多次索尸归葬终因赎金未交而不得后愤愤不平道:“吾子活,银即至矣!”杨应龙是吃了称砣铁了心,从此,义无反顾地走上了反抗明朝的不归路。万历二十七年(1599),杨应龙“舍命出綦江”,尽屠城中军民,抛尸江中,“水为赤”。并分兵掠南川,江津,公开打出反旗。倘若杨应龙之事,出现时就得到了及时妥善地解决,则播州这场空前惨烈的浩劫也许是完全可以避免的。
  三、与五司七姓交恶,一场恶战呼之欲出
  五司七姓是播州宣慰使杨应龙的下属。杨应龙在经济上借宣慰司签印承袭表笺的特权,对“黄平、草塘、白泥、余庆、重安五司”索贿无厌;对内寄以腹心的七姓,则“稍收其权,遂交仇。然七姓(是指田、张、袁、卢、谭、罗、吴)叩阍鸣冤,且反噬应龙”。杨应龙则采用武力讨伐,与五司七姓交恶。按常理,自从土司制度产生以来,蛮夷之间内部的彼此攻杀也是司空见惯,见惯不怪,像如此事件也只是力量强大的一方灭了弱小的一方就算完结了,大家也都默认此种规则。然而,五司七姓却并不默认,拼了命的告杨应龙“谋反”,其原因是明王朝在土司地区推广教育所致。明开国之初,统治者就开始思考对其治理之道,朱元璋说:“蛮夷之人习性虽殊,然其好生恶死之心未尝不同。若抚之以安靖,待之以诚,谕之以道理,彼岂有不乐从化者哉。”因此,从明代开始就特别重视对土司及土民的教育,并采取了相应的教化措施。比如,土司子弟可进入最高学府国子监读书;强制土司应袭子弟入学等。明王朝的一系列教化措施,使得五司七姓的知识分子对残暴的土司制度日益产生了怀疑。“万历十八年,播州宣司总管何恩愤杨应龙肆掠,弃职率七姓旧人宋世臣等赴阙上书,请讨应龙”。面对五司七姓的拼命告发,杨应龙别无他择,惟有采取武力镇压一途,于是,“应龙疑众不附,益接关外生苗为翼,肆行劫掠”。他一路加害,追杀上告他的五司七姓,比如,“拆看内称苗兵之出,无他意也;止欲明我地界,取我判奴等情。”造成五司七姓流离失所,“七姓奏讦以来,恐杨囚加害,远徙川贵”。可见,杨应龙依靠残酷的经济剥削和军事镇压手段使播州内部宗族和土司之间的矛盾日益激化,客观上为自己培植了不可轻视的反对势力,使自己的堡垒内部出现了裂痕,一场恶战呼之欲出。
  四、杨氏内部嫡庶相争,为事件愈演愈烈的导火线
  万历十八年(1590),播州土司杨氏爆发了一场流血的宗族冲突。杨应龙“嬖小妾田雌凤,疑嫡妻张奸淫,出之。己饮田氏兄所,乘醉封刃,取张及母首,屠其家。应龙在州,专酷杀权威,益结关外生苗为翼,肆行劫掠。于是妻叔张时照与所部何恩、宋世臣上飞文,告龙反”。杨氏内部嫡庶相争就成为事件愈演愈烈的导火线。不论张氏失贞与否,也不论杨应龙酒醉与否,他都不应该杀张氏,更不应该杀张母。然而杨应龙被情感所蒙蔽,听信宠妾田氏之谗言,错杀张氏和张母,从而导致后院起火,这就给四川、贵州两省抚督,特别是贵州抚督为剪除杨应龙提供了口实,他们乘机利用,是年“贵州巡抚叶梦熊疏,论应龙凶恶诸事,巡按陈效历数应龙二十四大罪”,借助朝廷淫威,使杨应龙遭致家破人亡之祸,700余年的杨氏家族基业毁于一旦。真可谓小不忍则乱大谋呀!
  综括全文,平播之役的爆发,既有杨应龙本身的原因,也有地方抚臣的原因,还有明朝廷的原因,它是各种因素综合作用的结果,若罔顾事实,将原因只归之于某一方面,都是有失公允的。
  参考文献
  [1] 董伦.明实录[M].台湾:中央研究院历史语言研究所校印,1962.
  [2] 陈子龙.皇明经世文编[M].台北:国风出版社,1964.
  [3] 李化龙.平播全书[M].北京:中华书局,1985.
  [4] 顾炎武.天下郡国利病书[M]:上海:上海古籍出版社, 2002.
  [5] 任可澄.贵州通志[M].贵阳:贵阳文通书局,1948.
  [6] 王钟翰.四库禁毁书丛刊[M].北京:北京出版社,1997.
  [7] 谷应泰.明史纪事本末[M].北京:中华书局,1977.
  [8] 郑珍,莫友之.遵义府志[M].遵义:遵义市志编纂委员会办公室,1984.
  作者简介:魏登云(1965- ),男,湖南桃源人,历史学硕士,教授,遵义师范学院历史文化与旅游管理学院,研究方向:黔北史和明清史。

推荐访问:哺乳 哺乳 哺乳 哺乳
上一篇:浅谈新时期企业共青团干部的能力建设|共青团干部转岗新规定
下一篇:最后一页

Copyright @ 2013 - 2018 韩美范文网- 精品教育范文网 All Rights Reserved

韩美范文网- 精品教育范文网 版权所有 湘ICP备11019447号-73